杭州網
Eng|繁體||
您所在的位置:
杭州網 > 德邦香港中心 > 社會德邦香港
 
 
為弟弟的感情生活“打抱不平”,六旬大伯竟然在地下車庫點火燒車
2020-11-24 15:06:44杭州網

都市快報訊 “火!火!地下車庫起火了!你快去滅火!”

11月初的一個凌晨,還在睡夢中的杭州市上城區某小區保安小王,被物業經理老楊(化名)的電話驚醒。當聽清起火點在地下車庫後,小王(化名)抄起滅火器便趕到現場。

整個地下車庫幾乎停滿了汽車,一旦火勢蔓延起來,後果不堪設想。幸好小王和物業經理老楊(化名)發現得及時,與消防隊員一起迅速撲滅了大火,將火災造成的損失降到了最低。除起火車輛被全部燒燬外,該車輛左右相鄰的兩輛車部分被燒燬。

11月份的杭州,地下車庫氣温不高,空氣也較為潮濕,照常理説早就過了火災發生的高發期。這一場深夜大火,發生的實在蹊蹺。

覺得火災發生蹊蹺的還有被害人小程(化名),這一次大火也正是從他的汽車開始燃燒起來的。剛剛給汽車做過保養的小程也十分困惑,這輛被大火燒成骨架的汽車車齡也並不算長,甚至大的故障都沒有怎麼發生過,怎麼可能無緣無故自燃了?

經過查看物業提供的監控視頻後,小程發現居然是有人刻意放火,而放火的人是之前並沒有過直接糾紛的老黃(化名),想不通老黃放火原因的小程報了警。當天下午,老黃就被警方抓獲歸案。

“火是我放的,我氣不過,就是想給他點教訓……”隔着鐵欄,年過半百的老黃這樣向檢察官説道。在老黃的敍述中,事情變得慢慢清晰起來,事情還得從老黃的弟弟小黃(化名)説起……

小黃在杭州生活很久了,感情生活不順的他曾經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。即使他現在又開始了一段新的感情生活,也沒能處理好與前妻的關係。

今年10月下旬,小黃前妻帶着親友小程來到小黃的棋牌室,並與小黃產生了糾紛,直接導致小黃關閉了棋牌室並買機票返回了老家。

得知此事的老黃為弟弟感到委屈、憤怒,並決定報復小程。由於老黃之前看到過小程的車,也知道小程家住哪裏,於是決定燒小程的車胎進行報復。

11月初的一天凌晨,老黃攜帶着裝有可燃液體的礦泉水瓶騎着電瓶車出發了。他趁着夜色,潛入了小程居住的小區,並在事先踩過點的地下車庫找到了小程的汽車。隨後,老黃拿出裝有可燃液體的礦泉水瓶,點燃後放在了小程的汽車輪胎邊上,便立刻離開了。

老黃離開後,短短几分鐘之內火勢就迅速大了起來,地下車庫也充滿了濃煙,於是就出現了本文開頭的那一幕。老黃的衝冠一怒,毀掉的不只是小程和其餘兩名無辜羣眾的汽車財產,還毀了他平靜的生活。

目前,老黃因涉嫌放火罪已被上城區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,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。

檢察官提醒:

火因其具有極強的較破壞性、不可控性,長久以來一直是人們關注的重中之重。人為使火焰處於失控狀態,會對於社會公共安全、人民財產安全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,也會給行為人帶來牢獄之災。希望大家能夠理性平和的處理生活中的各種糾紛,切不可一時糊塗鑄成大錯,那時則悔之晚矣。

來源:都市快報    作者:記者 林琳    編輯:高明楨    責任編輯:方誌華
『相關閲讀』
杭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① 凡本網註明“稿件來源:杭州網(包括杭州日報、都市快報、每日商報)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杭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“稿件來源:杭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② 本網未註明“稿件來源:杭州網(包括杭州日報、都市快報、每日商報)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稿件來源:杭州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繫。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杭州網聯繫。
德邦香港 城市 經濟 社會
小偷: 我完美無瑕、很優秀 老闆要我貼
一紙落而東風起:電力賦能“新富春山居圖”
70週歲以上老人也可以考駕照了!杭州已有
可怕!杭州很多人有這個習慣   小偷輕鬆
闊別16年 中央芭蕾舞團將攜兩部作品再度
杭州規模最大藍領公寓項目對外招租,200
冷冷冷!連陰雨來了,氣温還要創新低!
死刑!江蘇淮安發生重大暴力襲警案宣判
死刑!王書金案發回重審後一審宣判
貼上就能信號滿格?

杭州影像


南部“大動脈”通車...

生態南湖 候鳥天堂...

憲法在我身邊 書畫...

杭州奮力書寫美麗中...
覺得火災發生蹊蹺的還有被害人小程(化名),這一次大火也正是從他的汽車開始燃燒起來的。在老黃的敍述中,事情變得慢慢清晰起來,事情還得從老黃的弟弟小黃(化名)説起……小黃在杭州生活很久了,感情生活不順的他曾經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。老黃的衝冠一怒,毀掉的不只是小程和其餘兩名無辜羣眾的汽車財產,還毀了他平靜的生活。